妖娆俏女郎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人妻熟女» 城里的故事五

城里的故事五
发布时间:2019-07-10 02:32:38   浏览次数:15

? ? ? ?



在陳仕軍回桃花鄉的當天午飯后,馬小紅將她不滿周歲孩子喂了奶就將孩子交給她媽,說她到養雞場去干活了,馬衛國夫婦知道,盡管平時馬小紅也到養雞場幫忙,但她只是做一些簡單輕松的事,重活、髒活都是陳仕軍一人包了的,看著馬小紅身上的白色襯衣和短裙,腳上的高跟拖鞋,兩夫婦明白自己的寶貝女兒吃不了那個苦,也不是干活的料,于是馬衛國同老婆商量了一下,便趕緊跟著女兒一起來到養雞場。

到了養雞場,馬衛國就忙上忙下的干起活來,馬小紅看著父親忙碌而勞累的樣子,她也覺得不好意思,只好跟著父親一起忙碌,這一下她才發現養雞場的活其實也不輕松,特別是把雞糞鏟出來拿去倒掉,真是又髒又累,好不容易把活干完,馬小紅覺得自己一身是又臭又累,看著自己腳上的雞屎,馬小紅更是覺得惡心,就告訴馬衛國,她想洗個澡,順便再睡一會才回家,馬衛國知道今天寶貝女兒是累壞了,想一個人安靜的休息一下,便同意了,在叮咛女兒要按時回家吃晚飯后,就一人先回家了,他還要忙著回家幫老伴帶兩個小孫子。

馬小紅洗澡時,看著自己依然光潔白嫩的身體,想著這上面剛才還有那讓人惡心的雞糞,便不由暗自神傷,沒想到自己有嬌好的面孔、迷人的身體,居然還要受這種累,吃這種苦,要是當年自己能嫁到城里,或者嫁個有本事的老公,怎麽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呢?

馬小紅越想越傷心,同時也不由回想起當年的風光,回想起當年那些風流往事,回想起那些男朋友和他們給她帶來的快樂,馬小紅的雙手就不由自主的在她性感的身體上撫摸起來,她已經很久沒有享受到性事的快樂了。陳仕軍自從她生了第二個小孩后就很少跟她性交了,一方面是他一直在養雞場過夜,另一方面不知道是他對馬小紅沒新鮮感了,還是他虛弱的身體不堪承受了。

馬小紅一邊洗澡,一邊撫摸著自己的性感肉體,慢慢的,她覺得體內有一團欲火在不斷的上升,不斷的增大,于是,她的雙手也伸到陰部撫弄,口中發出一聲聲攝人心魄的呻吟,身體開始扭動,逐漸失去力量,后來,她再也忍不住自身的需求,不由自主的蹲了下來,手指在陰道里拼命的抽動……

“有人嗎?小軍,你在不在?!”

就在馬小紅沈浸于自慰的快樂和興奮中,突然,耳邊響起一陣敲門聲和一個男人高聲的叫門聲,仔細聽聽,好象是老公的姨父張村長的聲音,馬小紅只好強忍著不再出聲,希望張大富以為沒人而離開,誰想過了一會,馬小紅聽見大門被打開的聲音,“糟了,我怎麽忘了他有這里的鑰匙呢?”,馬小紅趕緊起身,慌亂的穿衣,擔心張大富不知道她在里面而闖進浴室里來。

張大富平時很難到養雞場來的,今天他也是湊巧經過這里,他到鄰村的一個朋友家辦點事,被主人留下來吃午飯,等酒足飯飽后他也就告辭回家了,剛好進過養雞場,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便想進來喝點水,誰知敲了半天門,都沒人來開門,這才想起陳仕軍前兩天曾經說過他要回家去看看父母,養雞場由馬衛國他們暫時照料一下。看樣子,馬衛國現在恐怕沒在,“好在自己有養雞場的鑰匙,進去喝點水,順便看看養雞場管理得怎麽樣?”張大富一邊想,一邊摸出自己的鑰匙,打開大門就進到院子里。



******



張大富正想喝了水后到雞舍去看看,突然聽見院子邊上的浴室里好象有人,難道有小偷?居然敢偷到老子頭上來了,張大富悄悄反鎖上大門,順手操起門邊的扁擔走到浴室門口,用扁擔捅了捅門,沒捅開,就大聲喊到:“誰,給老子出來,再不出來就不要怪老子不客氣了!”。

“姨父,你來啦,我剛才干完活,洗了個澡。”伴隨著馬小紅的聲音,浴室門打開了,馬小紅走了出來,胸前濕淋淋的長發還滴著水,她剛才手忙腳亂的才把衣服穿好,張大富就在門外喊了起來,馬小紅只好開門出來了。

“小紅,你……你……你在啊!”看著剛剛沐浴后而顯的嬌艷逼人的馬小紅,特別是粉紅色的胸罩在被水浸濕后的白色襯衣下顯的那麽的明顯,讓馬小紅原本就性感迷人的身體更加的充滿誘惑,張大富覺得自己不光口干舌燥,身體不由自主的沖動起來,說話也變的結結巴巴,全無平時跟村民一起時的鎮定自若了。

在馬小紅結婚前,張大富就聽張磊說過馬小紅的風流,可惜馬小紅當時跟城里的公子哥些打的火熱,對他這樣的土老財根本看不上眼,等馬小紅成了自己的侄兒媳婦后,張大富也就再也沒動過馬小紅的主意了,畢竟再怎麽說,他也不想因為吃窩邊草而有可能使自己眾叛親離,盡管馬小紅隨著生兒育女而越來越充滿少婦的魅力,張大富也只是羨慕陳仕軍艷福不淺而已。

“姨父,你到屋里坐。”馬小紅見張大富看著自己口水都要流出來的樣子,心中很是得意,看來自己魅力依然,笑了笑,將口瞪目呆的張大富請到屋里,這個養雞場除了雞舍就是兩間房間和一間廚房,陳仕軍和馬小紅結婚后,用不著再自己開火了,就把廚房安上太陽能改裝成了浴室,一家老小都到這里來洗澡,也能省點水費,而兩個房間,一間堆放飼料、雞蛋和雜物,另一間就是陳仕軍在養雞場守夜時的臥室了。

張大富跟馬小紅進到房間就在屋里唯一的座位----一個三人長沙發上坐了下來,馬小紅把電視打開,幫張大富到了一杯水后,就拿起毛巾坐在床邊,一邊開著自己濕淋淋的頭發,一邊跟張大富閒聊起來。而張大富在喝了幾口水定了定神后,想到在床上坐著的馬小紅不是李玉梅她們那些跟自己無親無故的艷婦,她是自己的親侄媳婦,自己不應該也不能有什麽非份之想,便慢慢的恢復了往日的常態,一邊看電視,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馬小紅聊天。

兩人聊了幾句就提到陳仕軍回家的事,馬小紅就開始數落陳仕軍的無能,張大富知道馬小紅對自己侄兒的感情不太好,連忙叉開話題,就說起了養雞場。馬小紅一聽,便開始述說養雞場工作的辛苦和勞累,其實她原來就讓陳仕軍去找張大富說說,看能不能增加點工錢。哪想陳仕軍根本就不好意思跟自己姨父明提這件事,只想委婉的提出來,哪想張大富豈能不知道,每次陳仕軍還沒說完,就被張大富打斷了,要麽轉移話題,要麽就大談要不是他,陳仕軍還在桃花鄉吃苦呢,陳仕軍后來也就再沒提過漲工錢的事了。為此事馬小紅沒少罵陳仕軍,現在她想趁機跟張大富提提,看張大富能不能漲點工錢。

張大富聽了幾句,就明白馬小紅的意思了,其實他這段時間也考慮過這件事,畢竟好幾年了,養雞場的規模越來越大,而陳仕軍的工錢就從沒漲過,要是傳出去,自己也有點說不過去,而且聽說好象為此小兩口還鬧過矛盾,干脆自己把陳仕軍的工錢漲個一、兩百,全當幫自己侄兒一個忙,希望因此能讓馬小紅對陳仕軍好點。

張大富心里決定后,就轉頭想告訴馬小紅,趁機討好一下自己美艷的侄媳婦,誰想一轉頭看見馬小紅,張大富又說不話來了,只見馬小紅坐在床邊,正低著頭擦著自己的頭發,隨著她雙手的運動,豐滿的胸部猶如微風下的水波一般輕輕顫動,白嫩小腿下的纖纖玉足隨著身體輕輕晃動著,隨之上下抖動的黑色細高跟拖鞋散發著懶洋洋的性感誘惑,但真正又一次讓張大富出現本能沖動的致命一擊不是這些,而是馬小紅白晰而性感的大腿不經意的分開著,讓坐在沙發上的張大富可以清楚看見短裙里有些濕潤的粉紅色內褲和內褲下隱隱約約的黑色一片和豐滿的陰部輪廓。

“姨父……,姨父!”馬小紅擦完頭,擡頭見張大富正盯著自己,便叫了張大富一聲,可張大富一點反應都沒有,依然如果,馬小紅看著張大富目不轉睛的樣子,馬上反應過來,趕緊站起身,羞紅著臉又叫了一聲。

“啊,……,有什麽事?”張大富這才聽見馬小紅在叫自己,頓時覺得自己有些失態了,趕緊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說到,其實他剛才的激動的表情和褲裆那里高高聾起的帳篷已經說明了一切,對于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馬小紅豈能不明白他在想什麽、在看什麽。

“你……你先坐坐,我去把毛巾晾好。”馬小紅說完便走出門外,看著張大富比陳仕軍強壯得多的身體,看著張大富褲裆那里高高聾起的帳篷,她剛才沒有得到滿足的欲望讓她充滿了沖動和興奮,心里矛盾的希望張大富離開又不希望他離開。

聽著馬小紅高跟鞋慢慢遠去又慢慢靠近的聲音,張大富心中有些擔心又有些期盼,他想起身離開,可跨下堅硬的陰莖讓他不好意思站起來,只好尴尬的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希望不爭氣的小兄弟能盡快安靜下來。

馬小紅回到屋里,剛想往床邊坐,可身上的短裙讓她覺得太容易走光了,只好坐在張大富旁邊,這一坐,張大富明顯聞到馬小紅剛剛洗完澡后的芬芳不停襲來,讓他更加不能平靜下來,欲火高漲的張大富只好故做平靜的伸手端杯又喝了一大口水,馬小紅見張大富的水杯里基本上沒什麽水了,趕緊轉身在沙發邊拿起了水瓶。

“姨父,我給你再倒點水。”馬小紅把水瓶拿起來后,上身前傾正打算給張大富倒水。

“不用了……,糟了,你沒燙到吧!”心神不寧的張大富正在跟自己的心魔戰斗,哪里注意到馬小紅的舉動,伸手一擋,只聽“啊”的一聲,水瓶里的水倒在了馬小紅的胸前,驚慌無措的張大富想也沒想,手就伸到馬小紅的胸脯上了,根本沒想到水瓶里的水是昨天的了,已經一點都不燙了。

馬小紅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乳房上傳來的手溫和身體被濕衣緊貼的冰涼,這種雙重刺激和張大富魯莽的舉動讓她手腳失措,頓時臉變的彤紅,被驚呆了的她望著張大富,一動也不動。

手上異常柔軟的感覺讓張大富楞了一下,可是就這一瞬間,看著馬小紅嬌紅的表情,手上的快感讓壓抑多時依然不斷高漲的欲望終于徹底爆發了,再也不在顧忌什麽道德,再也不考慮什麽后果了,他現在只想將這個如花似玉的美麗少婦壓在身下,盡情的發洩自己的欲火。

張大富猛的將一點反應都沒有的馬小紅壓在沙發上,大嘴很快將馬小紅的誘人紅唇堵上了,雙手一邊隔著衣物玩弄她豐滿的雙胸,一邊開始解去她的衣物,滾燙的陰莖隔著褲子在她陰部亂抵。

“不……不要,姨……”,馬小紅本來也不是貞潔聖女,她對婚后乏味的生活已經早就厭倦了,一直期盼著能發生點什麽給自己帶來激情和刺激的事,現在被張大富壓在身下,她知道即將要發生的事,但她對張大富並不反感,至少他有強健的身體、比較雄厚的經濟資本和在村里至高無上的權勢,所以馬小紅對張大富的進攻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一兩下就放棄了。

很快,馬小紅的上衣和胸罩就被解開了,張大富見馬小紅豐滿甚至有些發漲的雙乳在自己揉捏下有白色的乳汁流出,不由淫性大發,伏下身子盡情的吮吸起來,甘甜的乳汁讓他愛不釋口,而馬小紅在他的吮吸下,剛才沒有熄滅的欲火很快就被點燃了,同時張大富盡管還沒插入,但不停頂觸她陰道的陰莖的堅硬和隨之帶來的快感讓她再也忍不住了,口中發出陣陣呻吟,雙手不由自主的抱著張大富,大腿也主動的分開,期待著身上的男人進一步的占有。

很快,張大富憤怒的陰莖讓他只好暫時放棄了美味的乳汁,起身將已經處于迷失狀態的馬小紅攔腰抱起,徑直來到床上,幾下就把馬小紅身上的衣物剝個精光,看著淫呻不停,蕩眼迷離的嬌艷少婦,摸了摸她早已滿是淫液的陰部,張大富淫邪的笑笑,看來兒子以前說的都是真的,自己的侄媳婦真是個淫娃蕩婦,就算自己不上她,她遲早也會紅杏出牆的。

“快點啊……,你……”馬小紅見張大富將自己都脫光了,以為他肯定會迫不及待的進入到她身體,哪想他反而不急,只是在她陰部撫弄,讓她干著急,便開口催促起來。

“好啊,你這個小騷貨,我來了。”張大富將褲子一脫,伏下身子一用力,陰莖就一插到底,將馬小紅的溫柔之鄉塞的慢慢的,張大富原以為馬小紅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特別是第二個孩子也才七、八過月,想必陰道早已寬松無比了,哪想這一插進去,才發現自己大錯特錯了,馬小紅的陰道依然緊湊,將他的陰莖緊緊的包著,讓他早已堅挺多時的陰莖無比舒服,不由停了下來,享受著這無以倫比的快意。

而身下的馬小紅張大嘴,激動的連叫都叫不出來,她已經好多年沒體會到這種被填滿甚至有些膨脹的感覺了,沒想到張大富有這樣的本錢,她覺得自己太幸運了,第一次背叛自己的老公就碰到如此厲害的家夥。

在停頓片刻后,張大富猶如猛虎下山一般,再也不想稍做任何停頓,向身下的美侄媳發起了一輪又一輪的強攻,馬小紅開始時還能顧作矜持,小聲的呻吟著任由張大富奸玩,但隨著一波又一波深入骨髓的快感襲來,她再也不能自拔了,盡情的高聲呻吟,主動的提髋送臀,將自己的快感不斷推高、延伸。見馬小紅被自己日的如此瘋狂,淫蕩的本性如此張揚,張大富的興趣變的更濃了,不由將自己的本事發揮的淋漓盡致,兩人不停的變換的姿勢、體位,從床上到地上、沙發上,又回到床上,兩人都感到是無比的相配,體味著從未有過的快感、舒服和瘋狂……

“你剛才這麽厲害,怎麽現在不調皮了。”陰道里滿是張大富精液的馬小紅一邊靠在張大富懷里撫摸著他射精后柔軟的陰莖,一邊喘著氣調笑道。

“剛才把你日的求饒,你就忘了!!!現在先休息一下,待會把你日的喊爹喊娘,連你老公是誰都忘掉!!!”張大富粗糙的雙手在馬小紅光滑細嫩的背上撫摸著,得意洋洋的回答,全然忘了躺在他懷里的是他侄兒的老婆。

“你這個死鬼,偷日你的侄媳婦,看你以后怎麽給小軍交代。”馬小紅已經完全臣服于張大富的跨下,雖然陳仕軍永遠也不可能給她帶來張大富給予她的快樂,但畢竟那是她的老公,是她奸夫的侄兒,現在張大富無意中提到,也讓她感到一點難堪,不由面帶羞色的反擊道。

“嘿嘿……,對了,我打算以后每個月給你們漲四百的工錢!”張大富這才想起自己把侄媳奸了,以后再見到陳仕軍恐怕就沒以前那麽理直氣壯了,他想多漲點工錢來讓自己心里舒坦些,自己多花了錢,就當是玩他的老婆的補償吧。

真的,姨父,你太好了,謝謝你!”馬小紅簡直是喜出望外,她原來希望每月能漲一、兩百就行了,現在居然能漲到四百,那自己以后每年就能多添置幾套衣服,甚至還能存起來買大件的電器,反正以后經濟就寬松多了,馬小紅高興的伏在張大富身上,抱著張大富主動的吻了上去。

“不用謝我,是你自己爭取的,記住,以后我們兩個在一起,不準叫我……姨父,叫我老公,要不叫我爸爸也行。”張大富推開馬小紅,淫邪的對馬小紅說到,看著興高采烈的馬小紅,他心里得意極了,現在馬小紅心甘情願的供他奸淫,他也花了錢了,那也不存在對不對得起陳仕軍的問題了,那自己也應該享受征服人妻的快樂了。

“是,我的好老公,好爸爸!”馬小紅一說完,就在張大富的示意下,在他身上一路親下去了,也不管他陰莖還沒洗過,還有精液和淫水的味道,就溫柔的給張大富口交起來……

當天張大富在陳仕軍的床上將馬小紅盡情的奸耍,至到五點過,張大富將馬小紅身上能奸的都奸了個遍,兩人說好第二天下午繼續再奸玩才各自回家。

而張大富由于對馬小紅的淫蕩、甘甜乳汁無比的喜愛,還有亂倫的刺激,讓他連續一段時間天天都泡在養雞場,連陳麗花她們都忘了去關心一下,以至于現在讓張磊鑽了空子,把陳麗花奸占了。